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咨询热线:13822269919
    番禺律师

    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处理

    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医疗事故

    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处理

    * 来源 : * 作者 :
    关键词: 医疗事故,不属于

         

    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处理案例先容:2002年5月,妊妇娄某进住某病院妇产科待产,双方签订了《住院病人同意书》,病院交待了出产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。

         进院当日中午,娄某查体正常。

         下战书,娄某胎膜破裂,宫口开全。

         某病院考虑到产妇过时孕,先露下降延缓,从形状观察胎儿较大,决定行剖宫手术分娩,双方签订了《手术协议书》,对手术的必要性,手术中的可能意外及可能发生的主要并发症等入行了说明。

         手术过程中,主治医师经检查决定胎吸助产,行会阴侧切加胎吸术助娩一男婴。

         胎儿娩出后无自主呼吸,心率150次/分,略有肌张力,紧急清理呼吸道,气管插管,脐静脉打针,症状无好转。

         经治疗无效,患儿心跳消失。

         娄某及其家属向当地卫生行政部分提出医疗事故处理申请。

         卫生行政部分委托当地医学会入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,鉴定结论为此案不属于医疗事故。

         娄某及其家属对鉴定结论不服,向卫生行政部分提出再次鉴定申请。

         某省医学会作出的鉴定结论仍为不属于医疗事故。

         娄某及其家属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以病院违背医疗服务合同为由哀求赔偿。

         
    [争议焦点]
   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经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,患者能否以医疗机构违背医疗服务合同为由起诉要求赔偿的。

         对此,有两种不同的意见: 
    一种意见以为,某病院在娄某出产难题的紧急情况下,与其签订了为行剖宫手术分娩的协议书,该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,正当有效,双方均应按照商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。

         在协议书签订后,病院应当及时实施手术,保证胎儿顺利出产。

         但在预备手术的过程中,某病院未与患者解除手术分娩协议而自主决定胎吸助产,致使新生男婴窒息死亡,对男婴的死亡应当承担全部责任。

         
    另一种意见以为,本案己经两级医学会鉴定为不属于医疗事故。

         按照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的划定,不属于医疗事故的,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       因此,在本案中,某病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       
    [法理评析]
    该案是医疗纠纷案件中民事责任竞合的一个案例。

         所谓民事责任竞合,是指民事违法行为同时符合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,依法仅实现其中一种民事责任的法律现象。

         竞合的民事责任之一实现后,其他的民事责任亦回于消灭,如主张了违约责任,便不能同时主张侵仅责任。

         违约责任实现,侵权责任即告消灭,反之亦然。

         对于医患纠纷而言,当医患双方存在医疗合同时,医疗机构因为没有适当地履行义务而构成违约的,或是因医疗措施不当,损害了患者的生命权或者健康权而构成侵权的,患者拥有对于救济途径的选择权,从更有力的保护自身正当权益的角度出发,根据案件事实,选择是追究医方的违约责任,仍是追究侵权责任。

         
    在本案中,某医疗应当按照手术协议书的商定为娄某实行剖宫手术分娩。

         但在预备手术的过程中,某病院未与患者解除手术分娩协议而自主决定胎吸助产,致使新生男婴窒息死亡,既是违背手术协议的违约行为,也是因助产措施不当,侵犯婴儿生命权的侵权行为。

         曹某和路某抛却追究病院的侵权责任,而以病院违背医疗服务合同为由追究违约责任,符正当律划定,应予支持;医疗损害构成医疗事故的,应当合用《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》的划定予以处理: 不构成医疗事故的,根据2003年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参照〈医疗事故处理条例〉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》第1条的划定,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医疗赔偿纠纷,合用《民法通则》的有关划定。

         因此,绝管本案经两级医学会鉴定,均以为"不属医疗事故”,但仍应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的有关划定由某病院承担违约赔偿责任。